萬衆期盼中國芯

發布時間:2018-04-19 16:38

     中興受罰,已經退休的侯爲貴不得不再度出山,四處奔波斡旋。

     照片中,跟著76歲老爺子的兩位中興高管(據說是董事長殷一民、總裁趙先明)都低著頭,但他自己,背影依然挺直。

     這張照片或許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對“中興作死”的討論,今日關于中興事件的討論更多落在了對“中國芯”的呼籲上。

     今日,證券日報發表的評論文章《芯片之痛折射國內TMT産業跛腳現實》認爲,芯片堪稱中國的阿喀琉斯之踵。

     該評論認爲,光靠炫耀送出的外賣盒繞了地球多少圈,並不能在國際競爭中贏得尊重。但,這些年,資本追逐的方向是各種風口,某個熱門項目一旦出現,各路資本便一擁而上……基礎技術需要長時間的默默耕耘,甚至需要舉國之力,雖然收益可能很高,但失敗風險同樣不小,何況同食人間煙,還要不時承受炒房暴富等現實誘惑,利弊權衡下,導致基礎投入裹足不前。

     該評論呼籲,基礎技術的投入,不應再被忽略甚至無視。

    人民日報的評論文章《強起來離不開自主創“芯”》同樣認爲,對互聯網和信息産業來說,商業模式的創新固然能夠帶來流量和財富,但最終比拼的還是核心技術實力……互聯網核心技術是我們最大的“命門”,核心技術受制于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——此次事件,讓我們感受到切膚之痛。

     該篇評論認爲,(中興)禁售7年對應的正是2025年,美國如此行事,真正的用意昭然若揭;如《紐約時報》所說,美國的真正考量是要遏制中國制造業升級,拖慢“中國制造2025”這一強國戰略。

     該篇評論呼籲,(政府部門)應該形成更加有利于創新驅動發展的制度環境,比如說芯片設計具有試錯成本高和排錯難度大的特點,就需要從更大層面統合科研力量、實現集中攻關……突破核心技術肯定會帶來陣痛,但在關鍵領域、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,是爲了用現在的短痛換來長遠的主動權。

      而中國芯與外國芯的差距,到底有多大?

     第一財經日報稿件《“芯”痛之下,中國如何破局》一文中提及,中國芯片産業的落後是“全方位、系統性”的,即使是國內的龍頭企業,和國際主流水平都有一定的差距,更不用說國際最先進水平。

     據該文報道,在設計和封測領域,中國與美國等先進企業差距已經逐步縮小,但是制造方面還存在不小差距,例如在設計領域發展不錯的華爲海思,在制造環節仍由台積電代工,而地平線AI芯片也是采用台積電工藝。

     該文指出,盡管國家基金在大規模扶持芯片行業、以圖擺脫長期以來對海外芯片的依賴;但研發投入不足、人才不足等因素仍在制約著行業發展。

      新京報《英特爾將執行美對中興"禁售令"中國芯還有多遠?》同樣認爲,中國芯片産業的發展得益于政府對信息安全的重視,但在核心關鍵領域,中國廠商長期缺席,這一方面是因爲中國廠商固守自己市場,沒有意願突破,另外一方面,中國半導體産業人才稀缺,以及對完全自主和“拿來主義”的討論爭議,影響了産業發展的進度。

     因而此次美國對中興的“鎖喉”,讓整個中國半導體産業感到了危機。而這,或許會激勵自主芯片産業的發展。